脑子有洞的唱子

开坑必扑……

【喻黄】校园脑洞1

短篇脑洞。。。初中校园傻白甜
这篇大概上课时黄少的手机里喻队给录的起床铃响了,就这样orz。

中学一向是不提倡带手机上学的。只是大多同学都需要备着手机与家长联系,许多学校也就放宽了规矩。手机可以带在身上,但在教学楼内必须关机,使用手机一律在教学楼外。一旦违反,一次违纪,二次没收,三次直接上交学生处。

蓝雨中学自然也是这个规矩。

黄少天刚入初中的时候,倒也老老实实地依着那校规办事。在听闻隔壁班某位同学因为考试时手机响了而被直接判为作弊零分处理的八卦之后,更是被吓得连连几天把手机遗弃在了家中。

只是如今,这还没过大半年,班上机灵点的便已经将这校规里的轻轻重重摸了个透彻。而黄少天这种活络的个性,早就与班上的纪检混熟,更别提还有个竹马竹马的班长喻文州作"坚实的后盾",偶尔犯犯熊,作作死,也还无伤大雅。

这不,出生在七月份的尾巴八月份的前奏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要是能有那在急着打电话前等手机几分钟开机时间的耐心,真是愧对了自己热情开朗帅气的星座。当然,他没有这个耐心,于是手机都是在上学前静了音就直接丢到书包里,想用时把声音打开一下根本要不了几秒。

周一的第一节是数学课。黄少天眼前还是一片昨晚熬夜打游戏的光影,但还是像模像样地端着个下巴呆望着黑板,这毕竟也是执掌生死大权的班主任的课不是?

"少天。"

突然间响起的声音把黄少天吓得一个激灵。还没回过神来,他便下意识地回头,寻找那声音的主人。

身后是喻文州难得迷茫的眼神。

那声音也只是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流畅地接了下去。

"起床了。^ ^"

声音一如既往地轻柔,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温柔得耳朵都要怀孕了(什么鬼,可是在只有板书的沙沙声中的教室里算得上清晰,周边一块几乎所有的人的目光都chuachua地向黄少天射了过来。

妈的!别以为我没有看见你们幸灾乐祸丧尽天良毁灭人性的眼神!

不过……

我的妈!我周末设置的闹铃时间没调回来!

似乎是离得较远又有书包隔着的缘故,老师还背对着大家,在黑板前边说边写,沉浸在数学的海洋里(误,暂时还不会回头。

根本没经过脑子,黄少天猛地往后一靠,死死地用背压住书包,另一边一神一般的速度将手背在身后,伸进包里一抓再一按。

"少——"开始重复的声音增大了一截。

我去!手滑按到音量键上去了!

几乎是一秒之内,那声音戛然而止。

老师也扭过了头。

"——天,帮忙捡一下橡皮。"另一个声音像是计算好了似地响起。不,不是另一个,那和刚刚的音色音调音量都一模一样。

尖锐的笔头戳了戳黄少天崩得紧紧的背。

喻文州看了看僵硬地回过头来的黄少天,又指了指稍远处的地上那块不知何时躺在那里的橡皮。

"啊……?"黄少天还愣着,喻文州似乎也察觉到了周围异样的安静,一抬头便看到正望着他们这儿的老师,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直挂在嘴角的笑里带了几分尴尬,"抱歉,我……"欲言又止,只是又极快地瞧了一眼地上的橡皮,然后就抿着唇,低头瞅着自己的鼻尖不说话了。

老师似乎也反应过来时怎么一回事,看着自己欣赏的学生笑了笑道:"坐下吧。"用手里的半截粉笔轻轻敲了敲黑板,"继续讲课。"

等等,刚刚……

大概明白了剧情的黄少天也不管讲台前的老师和周围诡异的目光了,直接扭着脖子看向喻文州。

"黄少天,下一步是什么?"

回答完问题安分地坐在座位上的的黄少天回想了一下之前看到的笑容,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老师,您真的明白发生了什么?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