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有洞的唱子

开坑必扑……

【喻王】不食人间烟火[又名:吞噬星辰]

不务正业几天后,依旧令人手疼的更新。

8.

“所以你就这么拐带着一肚子的星光来联盟打电竞了?”王杰希眯了眯眼,低头抿了一口热腾腾的茶水,不着痕迹地平复下内心受到的巨大冲击。

“王队你不是不喝水吗?”说好的不着痕迹呢?【摔!所以你摆一个杯子在那用来观赏嘛?

“那是我的杯子^_^”还是熟悉的笑容,还是熟悉的心脏,“不过要是王队想尝尝,我也是没问题的。”

虽然是以这样诡异的方式,但是气氛总归还是恢复正常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
还是喻文州接下了对自己的吐槽:“不过被这么说还真是冤枉,星辰守护者的事务我也一直有在着手处理。”

“我了解了。” 这样事情也算讲开了了,喻文州作为星辰守护者为了维持星际和平暂时封印了自己的扫帚,那么也是时候进入正式交锋了,“能让我先见一下灭绝星辰吗?”

“那是?”熟悉的反问,听起来不怎么像是好事将近的预兆。

“我的扫帚。”

“虽然有星辰之力但是把银武变出来这种事情我还是……”果然,预兆成真。“等等!你是说,你就是那个骑扫帚的大魔王,哦不,星辰祝福者?”一天之内两度见到喻文州毫不作假的惊讶表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一趟蓝雨之行似乎也挺值的。王杰希觉得,自己果然还是心太大了。

“如果你指的是用扫帚拍星星的那个,没错,是我。难道,你不知道?”

“不知道。”从刚刚的表情里显而易见的回答,“能感受到王队身上的星光是没错,但是谁能想到……”喻文州低下头喝了一小口茶,脸上的表情在几根垂下的碎发后有些晦暗不明,王杰希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提起杯子那面被自己用过的事了。

“现在想想还真是符合王队一贯的作风啊。”看来这是复回来了?

“所以,不是你拿了我的扫帚。”

很好,一切都绕回来原点。
.
.
“会不会是被困在了什么密封空间里?”

“不会。我离开前灭绝星辰还在,前后十几分钟肯定离不开微草,更何况还有门卫。微草里的这个点也都睡下了,更不会有人进我房间。”

“那么普通人都排除了,只可能是与星辰有关的人了。也一定是人,毕竟正常坠落的流星贮存的能量连正常活动都不能支持。”

“会不会有和你一样的星辰守护者存在?”看在你花了几年都没认出我就是那个骑扫帚的份上,星星那边真的没有秘密加派人手?

“我并没有感受到拥有同样浓烈的星辰智力的存在。”

“所以推理下来也就只能是星辰祝福者了?大侦探喻尔摩斯?”

“哦不,显然,应该叫我警官大人。”喻文州起身,从身后的书柜中取出了一摞记录簿,“B市附近的星辰祝福者名单,走遍全国各地的打电竞总还是有好处的。”
.
.
“这样问题就好解决多了。”喻文州摊开了桌上那本记录簿,指尖在正翻开的那面轻轻地磨搓着,仿佛能描出一朵花来,“说不定是哪个狂热的微草粉想收藏一个王不留行的等身扫帚。”似乎是被自己的想法给愉悦到了,他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甚至不自知地眨了眨眼,“或许我们应该用一个和微草队长亲密接触的机会来利诱一下?”

这种时候,真的不得不感叹,这该是的亲和力才是喻文州的终极外挂吧?

“如果真的是那样,或许他会更愿意让扫帚和蓝雨队长来个亲密接触。”

被反杀了的喻文州也完全不恼,话锋一转,开始询问起了对方的身体状况。

“多谢关心。”事关健康,王杰希也确实重视,以确保一切都还在可控范围之内,“才过去一天,精神和身体上都还没有出现能量缺失而引起的不良状况,熬过这几天应该是没问……”话音还未落

“咕噜噜~”从不参加消化过程的胃就这么献出了自己的首唱,并且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毫无保留地出卖了主人“在喻文州面前饿着饿着就习惯了”这样已经成了潜意识的美好幻想。

“这个问题啊……”对面的人十分体贴地无视了刚刚的一番打脸大戏,还更加好心地表示,“或许,我可以帮上一点忙。”
.
.
TBC
.
.
小剧场:
王杰希打开了宿舍门。
"王队是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啪”的一声,王杰希关上了宿舍门。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王杰希再一次打开了宿舍门。
“来,我下面给你吃^_^”
“啪”的一生,王杰希挥下了灭绝星辰。
好痛qwq
.
.
不行了感觉自己写不下去了好耻啊啊啊啊qwQ
来自每次写文还没到感情戏就坑了的唱子

今天的星星是喻文州味的,不知道反响会怎么样呢?
☆☆☆☆☆夹心馅【没错剖开都是黑的^_^

评论(1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