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有洞的唱子

开坑必扑……

【江周】Call My Name

五十粉点文里江周脑洞的试读,中短篇大概。

0.

周泽楷有一样特异功能——许愿。
.
.
小时候听老师说过,把一个词念上五遍,它就属于你了。

小小的周泽楷就在全班朗朗的读书声中,用最清晰的口齿小声地念叨着。

"枪。枪。枪。枪。枪。"

第二天他就从父亲那里收到了一件礼物——一把玩具手枪。
.
.
如果第一次只是一个巧合,那么接下来接二连三顺着许愿而来的糖果、新衣、满分、甚至是朋友,如果说只是被好运正正好砸中了脑袋,周泽楷自己都不信。

这个能力就像一个巨大的自动贩卖机,随叫随到,有求必应,并且无从摆脱。

所有事情都是双刃剑,时间久了,弊端自然就显现出来了。

一个孩子所能期盼向往的一切,只要开开口就随手可及,那样的生活可幸却又可悲至极,仿佛没了这能力就失去了一切,自己一个人做不好任何事情。

祝福几乎成为了诅咒。迷失在森林里的孩子终于被囚于甜蜜的糖果屋。

周泽楷愈发的沉默寡言。
.
.
然而生活似乎永远只会越来越糟糕。

去乡下的奶奶家拜访时恰逢上一家新养了一只小狗,不知是品种还是年纪的缘故,小家伙与附近的土狗们全然不同。小小的,白乎乎的,赫然是一只会蹦会跳的玩偶。

村里人都叫它“白狗”,而周泽楷却告诉它:“阿白。你的名字。”

阿白成了周泽楷最要好的玩伴。这样的玩耍不需要交流,不需要言语,除了“阿白。”“汪汪汪”这样简短重复着的,似乎在证明些什么的,如同仪式一般的对白,所需要的不过是陪伴罢了。
.
.
可是,周泽楷在回到城市后收到的第一条消息便是:

阿白失踪了。

周泽楷离开后,阿白便是一直在四处寻找,甚至连吃喝都顾不上。一开始大家只以为是玩的太好了过于思念,过些日子便好了。哪想得最后竟是耐不住等待,离了家来寻他。只是这前路茫茫,最后恐怕是连回路都寻不得了。

“白狗是把你当主人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如同一道惊雷,劈得这头的周泽楷失魂落魄。

他可是有生命的啊,年少的孩子在恍惚间这般想到。

动物是这样,那么,人呢?
.
.
亲人无论如何叫唤着“爸爸”、“妈妈”都是无妨的,毕竟本来就是属于自己的爸爸、妈妈。

“同学”、“老师”这样针对身份公式化的称呼也是没有影响的。

只是听人说过,名字是最短的咒。

单独的姓氏或是别称,这就是周泽楷能够踩上的最后一条底线。

谁也不知道,那底线背后的遥不可及会是什么。

无法分离的诅咒,还是永生相伴的祝福。
.
.
TBC
.
.
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M.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