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有洞的唱子

开坑必扑……

【楼诚】夜有所梦 1

又名:今天掉落的楼诚是什么paro?

脑洞:
阿诚每晚作梦就进入一篇同人文片段。
每篇文的背景设定都不同,但是主角都是相同的两个人——明楼和阿诚。
.

1.《霸道总裁的甜心助理》

“阿诚先生,帮忙把这份文件送去总裁办公室。”一身干净利落的办公套裙的短发姑娘微笑着递过了手中的文件夹。

只是她对面的人却无动于衷。

这是哪儿?

阿诚只恍惚了一瞬间,便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在梦里。

干他们这一行,看得多想得多,做梦实在是常事,只是那也多是些不愿提及却缭绕心头的梦魇。

而今天的梦,却着实有些奇怪。

明亮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一张书桌和各种从未见过的仪器,对外的门窗都是半敞着的,走廊上来往的声响清晰入耳。

他确认自己的记忆中没有这般的场景。

.

“阿诚?”看他许久没有动静,对方试探着唤了一声。

“好的。”顺从着助理和特务这两种职业的本能驱使,阿诚接过了那份文件,直接走进了身后的那扇紧闭的房门。

门后是个更加宽敞的办公场所。

听到脚步声,那位伏在办公桌上的总裁抬起了头。

意料之中。

“先生,您的文件。”阿诚将文件放在了这位自己唯一认可的上司的办公桌上,微微一鞠躬,转身离开。

.

“等一下。”和往常一般,身后的人出声唤住了他迈开的脚步,只是接下来的的举动却着实出乎阿诚的意料。

一阵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后 ,他被人从身后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轻轻地搂住, 一股温热的气流搔得耳根直痒痒, “还在生气呢?”

看来无论是现实还是梦里,想要跟上这位长官的思维都十分有难度。

“看你不敲门就进来了,我还以为你的气已经消了。”面对他不知如何应答的沉默,对方的语气又温和上了几分,其中那近乎赤裸的示好让阿诚诡异地有了一种自己还处在孩童时代的错觉。

.

说!你这妖怪把我大哥捉到哪儿去了!

咳咳,要真的说出这话,他大约要怀疑自己也被什么妖怪掳去了神智。

所以阿诚只是轻却利落地摆脱了那个本就轻柔得困不住人的怀抱,转过身,却垂下了眼帘不去直视对方此刻的表情,说到:

“先生还是去安慰安慰汪主管吧,快要过门了还要被大小姐那般指责,一定很不好受。”

显然,阿诚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梦中的这张嘴。

不过,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哥要娶王曼春?已经快要过门了?自己还因此生气到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哥竟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他?!

.

也不怪阿城如此惊讶。

毕竟那铜墙铁壁的关系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这世上,再亲密了两个人,随着相处久了,了解深了,也难免会有摩擦与间隙。只是这话放在自己与大哥身上却是说不通的,无论是作为他人眼中的上下级,暗中同仇敌忾的战友,还是共同长大的家人,明楼与他一手栽培出的阿诚之间从来都没有可以称作是间隙的东西。

一个能够无条件地信任着的,能够将后背托付于他的对象,在这样黑暗混乱的年代里,是一种不亚于救赎与信仰的存在。

同出同入,形影不离,相互扶持,时间的流逝似乎只是为了印证两人间那令造物主都称奇的生来默契。

所以这里也不过是个梦。

想到这儿阿诚也平定下了情绪,准备继续以第三人称的角度观望下去。

.

“你当真是这般想的?在你眼中,我便是如此的无情无义?”最后那四个字是被人在口中剁碎咬烂了后一个一个地吐出的。

跟在身边看多了就知道,这种小事化大,再加上个以退为进的招数,在明楼手中实在是百用不厌的。只是现在作为一个“局内人”看来,这小小的把戏也确实颇有成效。

“我相信你。”阿诚听着自己这么被撬开了话篋子,倒是奇异地有了平日里看着明台被大哥蒙得团团转时,那种一种怒其不争的挫败感,“只是这件事你就不应该瞒着我!要不是无意中听到了消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要与她订婚了!是不是等到她成为明家大少奶奶的前一天,我还是被蒙在鼓里?”

.

一声长叹埋进了他的肩头。

“我怎么可能真的与她订婚?”

抬起头来,那神色就如同那个阿诚再熟悉不过的明楼:“当年他汪家害我父亲蒙冤,又是图谋明家家产已久。曾经的大姐年纪轻轻,为了与其对抗不知道受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如今只要这么一个证据,我就能送他们上路。我又怎么能放手?”

急促的话语似乎是戛然而止,房间里一下子空荡寂静得可怕。

“委屈你了……”

几乎轻不可闻的低叹,重重地砸在了心头。

.

刚刚还在睡梦中的人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想起在梦的结尾不知怎么又稀里糊涂地抱在了一起两个人,阿诚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一开始是因为梦里的思维有些不同,又是套着自己与大哥的两张脸才没察觉出什么异常,只是觉得不知是哪儿瞧着有些别扭。

现下倒是一下子想明白了。

那莫名其妙的对话,和满屋子的暧昧氛围就是白痴也能看出来不对劲!

自己,哦不,是这梦里的阿诚,与大哥竟然是这种关系!

.

TBC

.

我不管我不管!总之先来一发楼诚过过瘾!!!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