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有洞的唱子

开坑必扑……

【喻王】不食人间烟火[又名:吞噬星辰]


快一个月没更文风都不一样了【等等有那种东西吗?

9.

还不等王杰希回答,对方已经替他做出了选择。

喻文州开始发光。

不似灯光那一条直线的形象,那光芒仿佛是被一个个圆斑层层叠叠地渲染铺垫起来的,柔和而流畅,如同有生命一般地在身体里循环往复地涌动着。从心脏到躯干,从躯干到四肢,又从四肢涌上了大脑,那架躯壳中的血液,肌肉,筋骨通通是在光芒之上堆砌铸造成的。

这样的一个人就如同一片汪洋,那在碰撞中破碎了的浪花散在了天空中,又有新生的海浪前仆后继地将它替代。

光芒愈发的强烈起来,刚刚还是闪烁的火星,如今已成了燎原的大火,势不可挡。
.
.
喻文州是一颗星星。

这在眼前的场景下是再也无法忽视的事实了。

只是这般想着,就一下子唤醒了王杰希心里蛰伏着的那只猛兽。

意料之外的却也是意料之中的,那一触即发的已经全然不是从前面对小小的星星时的饥饿感,又或者一开始就将其错认了。

这被无限放大了的明明是一种类似婴孩对于母亲,画家对于美,强者对于力量的渴望。

星辰的孩子渴望着星光。

再合理不过的事情,大概吧。
.
.
看看,根本不需要张口,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摄取那一屋子浓稠的星光。

虽然说是再合理不过,却也曾经在强塞下食物后的胃痛中,在别人在餐桌上挥动着筷子谈笑风生时,在独自一人勾勒着星图的夜晚,苦苦地思索着。

自己是人吗?那为什么不用进食?自己是星星吗?那为什么停留在地上?

又或许自己只是个早已被遗漏的,人不人星不星的东西。

当然了,这般中二的想法王杰希在青春期之后已经很少再想起了,只是现下在脑子里这般翻箱倒柜地一找,竟然还固执地横在那一条狭窄却又必经的小路上。

确实,这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他自己。
.
.
王杰希向来是一个善于承担的人,担着那一脑子走向清奇的想法,担着对事业的热爱与志向,担着前辈与后辈的信任与托付,担着微草的过去与未来,还担着那作为星辰祝福者的责任,和作为异类的孤独。

这样的人必定得是心智坚定,看局通透的,若是换个看不开的早就在这般重负下丢盔弃甲、落荒而逃了。
只是,看得再通透也有当局者迷这一说。
.
.
后来也隐约感应到了同为星辰祝福者的存在,只是和那些人一样,王杰希也从未主动地寻找拜访过对方,仿佛这般就能将那白天的生活与那黑夜里的完完全全地分割开,自己与别人不同的也不过是一个特殊的进食习惯。

即便这样,他也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自欺欺人,却也是目前自我劝慰,稳住心性的唯一方法。

只能盼着等什么时候看得多了认得清了再来理理这从心智未清时就早已纠缠不清的一团乱麻。

这样看来,如此空洞而渺远的希望倒不如说成是绝望,也还少了那希望破灭时的痛苦。
.
.
那为什么不干脆放弃呢?

或许是因为,王杰希还有一个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希望。

那个总是散发着一股的食物香味却笑眯眯不自知的喻文州,用一种近乎是诡异的方式将王杰希的白天与夜晚联系了起来。

充满了星星味儿的初见,在荣耀赛场里的相识,将那之后多年同行,作伴也作绊的荣耀之路,都沾染上了那股奇异的气味。
.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到一个主场,那已经不受控制的第一举动便是深吸一口那儿的空气。说着只是为了不因突如其来的强烈食欲而失态,却总是接着想到蓝雨近期忙碌的赛程安排,又或者伫立在越来越浓烈的香气里,直到一抬眼就撞进对方那双在黑暗中都能闪着光芒的眼睛里。

明明是只存在于自己世界里的气味,在这样的情节里却仿佛是属于两人的秘密。一次次巧合般的对视,偶遇,相逢,结伴,几乎让王杰希认为这感应是相互的,从而产生一个更大的错觉。

自己从不孤独。
.
.
如今,上天竟告诉王杰希,那你以为将永远是错觉的错觉根本不是错觉。

只是一个,哦不,是两个自以为是的混蛋的百般隐瞒自欺欺人。

那冥冥之中的预感当真成真了。

自己从不孤独。

毕竟,面前这个生于夜空之上群星之间却一直对人间念念不忘,被遗落在地面却还化为人形乐在其中的星星,是同类啊。
.
.
TBC
.
.
如此正色的一章并没有小剧场。
好吧,唯一有的就是本来杰西是叫做作“星星的孩子”,直到我写到喻文州是一颗星星o_O
喻文州:来,叫爸爸。
王杰希:妈。
喻文州:爸,爸。
王杰希:哎。
.
.
嗯,自我剖析,终于进入真·感情戏了orz
估计快收尾了?
总之,没事,不坑,咱慢慢来。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