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有洞的唱子

开坑必扑……

【萨杰】回溯(大纲文)

【小甜饼、时空穿越、私设如山、存梗,大纲试阅】

在波塞冬的三叉戟分裂的那一刻,最后的神力笼罩了触碰其首尾的两人,似乎在他们之间建立了什么隐秘的联系。

与此同时,船长跌进了一场盛大的梦境。他去到了多年前的西班牙,去到了还尚在幼年的亡灵身边,作为一只连飞都飞不高的小麻雀。

梦境是意外得真实而有序,场景总会持续一段时间再切换到几年之后,毫无例外的,都是在萨拉查的身边。小麻雀见证了对方从海军世家里生活富裕美满的男孩,到因丧父之痛而立志复仇的青年,再到意气风发一腔热血的年轻军官,最终,如同宿命一般,成为了那个大名远扬的“海上屠夫”。

萨拉查从前也会疑惑于自家小麻雀过于闪亮的眼眸,神出鬼没的行踪,异于寻常麻雀的寿命,和对酒类的蜜汁痴迷,永远停不下来的叽叽喳喳蹦蹦跳跳和对闪亮亮的东西的狂热倒是出奇得符合习性。但到了后来他只愿神不要吝啬已经给出的恩赐,残酷地收回他在承受了丧父之痛,在海上漂泊杀戮之后唯一的陪伴与慰藉。

所以,情不自禁地被一个麻雀一般的小子吸引,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吧……

至于船长大人?他大概只会承认那夜深时候偶尔的傻笑来自于没有作为一个海盗掉入海军老巢的庆幸,远离了他的黑美人与朗姆酒的苦闷倒是实打实得真。你说鸟儿在军官沉浸于悲痛之海与复仇之火之时的无能为力?那大约是船长会永远闭口不谈敬而远之的东西。

唔,作为一名海盗,心软那样的缺点是完全不存在的。

不过总会有例外的时候吧。譬如,在沉默玛丽号毫无转机地撞向石壁时,凶残的屠夫最后的动作是将身边的小鸟用从没有过的力量砸向一片如平静的海面一般湛蓝的天空。想着对方在一片火光中坠入深渊的身影,小麻雀唯二一次没有挣扎着摆脱那只包裹着他的手掌,任由亡灵破碎的脸庞埋进他细软的绒毛。至于第一次,那时的大男孩刚刚得知父亲遇难的噩耗。

嘶——冷得扎心啊!小麻雀暗自打了个哆嗦,温软的小翅膀微乎其微地蹭了蹭边上冷硬的死人面庞。

最后的最后,小麻雀又变回了现在的船长。望着面前正在逐渐回温的死对头,那条从前巧辩如簧的舌头恍惚间脱口而出的竟是“叽叽叽”的麻雀叫。在内心深处和脸上都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后,船长带着满身的叮铃咣啷的累赘扑进了前亡灵的怀里,在围观群众惊恐的目光下,用三个月没洗的一头杂毛狂甩对方的脸颊。

“今天一定是你的幸运日,双重的!”

从此,海盗和军官过上了性福快乐的生活。

End.

所以……有人想看吗……?【委屈巴巴

评论(39)

热度(58)